Contact

Telegram (English or Chinese): https://t.me/GoogolLien
Facebook Page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oogolForex/
YouTube Channel: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/AngrywaterNet
Global Prime IB Plan: https://secure.globalprime.com.au/c/KCL , Refer ID: KCL
中文 ICMarkets IB Plan: https://www.icmarkets-ch.com/sc/tw/?camp=12437 , Refer ID: 12437
英文 ICMarkets IB Plan: https://www.icmarkets.com/en/?camp=12437 , Refer ID: 12437

Adsense Top

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

[Murmur] 論酸民:為何我討厭 朱學恆 與 九把刀?

Giant_Bird_Metal

想寫這篇的原因,是受到這個文章的啟發: Why do we Fall?:我們真的討厭安海瑟薇嗎?

 

不過,這篇並非為了回應他而寫,單純只是談談我對「為何會有酸民?」、「酸民為何如此酸?」的看法。而既然要討論酸民,根本的出發點,就必須要先自明究竟自己是否也是酸民的一份子?

 

酸民、阿宅、宅神、熱血的因果關係,是我挑出這 2 個人的原因。對我而言,他們不是壞人,甚至還有點好。我不是他們的粉絲,卻偶爾會在廣大的網海中不小心看見他們的事跡,有些還真的會讓我覺得「幹得好!」——就真正語意上的本意,沒有隱含什麼嘲諷。他們基本上已經可以算是人生勝利組的成員,說真的,他們現在過的生活可能還讓我滿羨慕的。

 

那為何我要討厭他們呢?是因為我很酸嗎?不,我討厭他們有絕對根本上的理由。

 

九把刀相對而言比較冤枉一點,我對他的討厭有一半是基於朱學恆。因為我討厭朱學恆,加上記得曾經在網路上看過他們互相致敬,貌似非常好朋友,就覺得必然「物以類聚」、「近『朱』者赤、近墨者黑」,就此討厭九把刀 50%。

 

對於九把刀另外 50% 的討厭來自於 3 件事:

  1. 作品走味:純粹個人看法,早期作品很有內容也有 Indie 熱血感,覺得很不錯,後來似乎只剩下單純莫名的熱血,讓我倒彈。
  2. 迅速成功:沒有任何根據,但我認為他成功的很輕鬆又很快。我知道這樣想很偏執,但他就是給我這種感覺。
  3. 州官放火:在他自己的網誌「可能」未經原作許可,就大量引用海賊王的圖片,卻同時大肆批判有人竊取他的作品。

*免戰宣言:作品的問題見仁見智,不需要跟我筆戰,我沒有意圖引導別人不喜歡他的作品。海賊王的圖片版權問題我並不清楚,也許九把刀使用前其實有經過原作者或代理公司的許可,只是當年我看到該文章時,並沒有在其網誌看到相對應的版權宣告,所以才起了反感,但我有可能誤會他了。

 

討厭朱學恆的事情說起來就有點長,開端是發生在某個評審會議上,當年他跟我都是同等級的列席評審,我們在言語上有點衝突。

 

那時候我負責審核「程式設計」獎項,朱學恆負責什麼我就忘記了,反正跟程式設計八竿子打不上關係,有一位參賽者使用的繪圖引擎和當時市面上普遍使用的不同,因此引發我的好奇心,不免多問了幾句當作參考,想要在評分上能給予「勇於嘗試」的加分,或者「使用不當」的扣分。

 

沒想到話才問到一半,參賽者都還在回答我問題,時間也還很充裕,這位朱兄就很大氣的開口了。記憶中 (我有可能記錯) 用的詞語是「囉唆」、「沒必要」、「浪費時間」之類的,當著大家的面打斷我跟參賽者的談話。

 

如果這會議他是主席,那我就會尊重他,不再繼續發言,但偏偏他就不是主席,不過是跟我同為平起平坐的評審,只是負責不一樣的項目。當年我年輕氣盛,覺得當面備受羞辱,不免不甘示弱,因此我忍不住就回嗆他幾句,大概的意思就是,我認為有必要問那些問題,這是我的專業領域,他不該干涉。

 

也許朱學恆也有程式設計的長才,只是我不知道以為他外行充內行;也許在場其他人也覺得我問得有點太久了,包括參賽者在內。總之,最後和平收場,大家繼續往下一個階段前進,沒有人為這件事特別聲援他或我,彷彿大家都想裝沒事一樣。

 

我想,各位看到這裡的「朱粉」們,也不必跟你們心目中的「宅神」求證這件事了,依他今日成就與大人大量,而卻還有人在臉書以「你算哪根蔥」的姿態酸我的相較之下,他鐵定不會記得這件事了!只有我還在這裡「貌似」耿耿於懷……不過,當然沒有,我只是沒有忘記這件事而已。

 

之後,我雖然沒有浪費生命在朱學恆身上 (除了現在談起這件事以外) ,並沒有到處酸他、攻擊他,但當時的討厭卻狠狠的烙印在我的心中,大抵是到了永難忘懷的程度!

 

不管之後朱學恆有什麼發言、在 T-Shirt 上印什麼標語、辦一些我覺得很奇怪的活動,我難免都會在心中暗自的想著「這個粗魯無禮的自大鬼」、「無聊男子」、「沽名釣譽的斂財鬼」…… (等等,別急著罵我) 之類的「不實指控」。 (好吧,我還是覺得當初在評審會議上,他真的是個粗魯無禮的自大鬼。)

 

被朱學恆帶賽,連帶我也對九把刀有著類似的黯黑想法,明明我根本不認識九把刀這個人,也沒見過本尊。

 

我根本不瞭解這 2 個人做那些事情、發那些言背後的動機,以及他們平常的為人;我也不知道九把刀是吃過多少苦才有今天的成就與地位,或者他其實是個小開,有用不完的錢支持他可以整天閒閒的寫作,輕鬆「以量制人」的超越別人 (就是寫一大堆書擺滿貨架,好讓別人的書都擠不上去,也寫不贏他) ;在討厭之前,我也曾因為朱學恆翻譯了整套《魔戒》原著而有點崇拜他,但之後根本對這個人一知半解。

 

結論就是,我還是酸了!對著不瞭解的人事物妄加批評!

 

我跟酸民唯一的差別,就是沒在那著名的論壇或臉書公開的酸他們,但似乎我也距離酸民很近了。只是好險我不曾浪費生命在用力討厭他們,也只打算浪費今天這 1、2 個小時在他們身上,就要繼續過我的日子。

 

今天看過前面所說的那篇文章之後,我才忽然想起來這 2 個人和酸民之間的關連性。

 

如果要問「為何會有酸民?」、「酸民為何如此酸?」,其實就和問「為何會有犯罪?」、「犯罪為何如此嚴重?」有著異曲同工之處。

 

「酸」這件事和「犯罪」一樣,是構成人性的基本面之一,只是每個人呈現出來的程度不一樣。我們都是動物,我們需要「殘酷的競爭」才能生存下去、並傳遞自己的生殖基因組、繁衍照顧後代。語言和其他武器一樣,也是一種競爭工具,在環境許可的情況下,我們將無所不用其極的利用各種工具,來維持我們的競爭力和生存條件。

 

不要說有些爛宅懶在家裡啃老,哪裡有競爭?別忘了,他們可是在和父母強烈的拉鋸競爭,和父母兇狠的對抗之下,才有辦法賴著不工作、不出門,所以他們在網路上才會表現出非常可怕的「酸」個性,那透露出他們的「競爭者」本質。

 

「犯罪」更是顯而易見的競爭工具,在社會許可的情況下,我們殺了動物來吃,增強我們的體力、使我們比其他物種有優勢,也有力氣對抗其他人;但同樣是殺戮,殺了某些動物卻在這個社會構成犯罪,即便他可能真的認為吃了那些動物可以讓他變得很強壯、很厲害。

 

因此,我的看法是,「酸民」的「產量」與「犯罪率」的攀升程度,其實都與環境的壓力與容許度有關!

 

以犯罪率來看,或許比較容易瞭解事實:一個區域犯罪率會高升的原因,不外乎生活條件差、法律漏洞多、政府執法不嚴或無力執法、不當言行長期被姑息……簡單說,就是「環境許可」。

 

「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」,一旦「環境許可」,貪官污吏會鑽法律漏洞、黑幫混混會魚肉鄉民、警察沒看到老百姓就做點壞事、一輩子沒種過田卻假冒農民領老農津貼……只要你想得到,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!

 

於是乎,酸民們也在類似的情況下找到了出路!

 

我不是在罵酸民們和犯罪者無異,也並非在替酸民們說話認為他們很無辜,我只是在探討一個基本面,就像防治犯罪的根源那種基本面。

 

也就是說,如果生活得快樂,誰想惹麻煩去犯罪?不好好的享受人生,卻還要勞心勞力去犯罪?是有事嗎?

 

當然,世界從來不是完美的,從來都沒有足夠的資源可以讓我們每個人都能夠安穩的享受生活,也因此人類世界從來都沒有杜絕過犯罪,只有犯罪者多寡、與情節輕重的問題而已。酸民亦然,如果他日子能過得爽歪歪,有花不完的錢、和可以任意挑選來繁衍後代的正妹,何苦勞心想梗來酸人呢?

 

我能夠同理瞭解,酸民的人生中,必然遭遇過像朱學恆莫名造成我挫折這種事!如果他還有點力氣、沒有失去他的靈魂,那他必然會想要反擊,只在於做與不做、做到什麼程度之間做出選擇而已!所以,最後選擇以酸民之姿出世,也不單只是完完全全的無理取鬧。

 

目前的社會其實是很殘酷的!如果要降低酸民的「產量」,私以為就和防治犯罪的手法差不多:法治、仁治並行。注意言論自由的同時,也要管制不當言詞;降低人民的壓力與痛苦,提升快樂指數……等等。

 

不過,以眼下的情況看來,這當然是說得比唱得好聽!

 

簡單的檢測一下:要說到「立委」2 個字,捫心自問一下,你想到的是「人民的保母」、「為民喉舌」之類的詞句,還是「貪污」、「關說」、「特權」……等詞呢?

 

答案你心中有,如此一葉知秋,我們可以得知社會的痛苦究竟是多是寡。我們對於行使公權力的詳細情形,其實是感到很陌生的!比如說,你知道里長可以幫你做什麼?立委、區長、縣市長呢?我們知道某些官員不好、某些制度不好,但是我們除了走上街頭辦白趴以外,我們知道具體的如何整治這些事情,往我們人民真正想要的方向去走嗎?

 

我們知道環境污染的問題怎麼解決嗎?我們知道如何防止缺乏食物與飲水的困境席捲全球嗎?我們知道……以下就省略了……總之就是很多事情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解決,但是卻深深的困擾、危害著我們的生命和人生!

 

一旦我們的生命和人生受到威脅,卻還有人看起來貌似輕鬆的過著好日子,難免群眾裡面就是會出現酸民與犯罪者,這代表著有人很不快樂!但卻不一定是他們本身可以選擇的,他們有可能只是被壓力壓到變形了,只是想找出一條活路而已!也因此就容易將這些「人生勝利組」當作敵人或下手的目標,希望藉由除去、威脅或搶奪他們的資源,來達到讓自己更有機會好好的生存下去的目的!

 

我不是在替犯罪者或酸民說話,只是對於社會壓力的無奈,我的感受不會比酸民來得淺。我也常常試圖努力要突破困境,但有時候也真的很難一言以蔽之的相信明天會更好!因為我看到的是很多人類世界正在逐漸走下坡、自取滅亡的傾向!

 

不論是反酸民或嚴懲犯罪者,其實都只是一時之快,不一定能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果。真正要注意的,是讓人民感受不到快樂,以至於酸民大量產出或犯罪率急速攀升的背後真正原因……雖然政府很可能難脫關係,但政府不一定是錯誤的根源。極有可能是人類的貪婪與諸多可怕的本性使然,造成一長串連鎖反應 (或蝴蝶效應) 的結果。

 

99 分只要加 1 分就是 100 分,但是 –100 分就算加 100 分也還是 0 分,這就是酸民看不慣人生勝利組還在強調自己努力,之所以要酸之的原因!

 

解決之道:請人生勝利組多多做善事,不要等被酸了才說自己不是不勞而獲!也請酸民們要節制自己的行為,我可能有點理解你們,但不會說什麼「無傷大雅」那種話——畢竟你們不是異形,伸小舌頭吐酸的同時也要小心,很有可能哪天就會傷害到自己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