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tact

Telegram (English or Chinese): https://t.me/GoogolLien
Facebook Page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oogolForex/
YouTube Channel: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/AngrywaterNet
Global Prime IB Plan: https://secure.globalprime.com.au/c/KCL , Refer ID: KCL
中文 ICMarkets IB Plan: https://www.icmarkets-ch.com/sc/tw/?camp=12437 , Refer ID: 12437
英文 ICMarkets IB Plan: https://www.icmarkets.com/en/?camp=12437 , Refer ID: 12437

Adsense Top

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

[時事]【她被性侵的原因】

回覆 註冊組長 Adair 張貼【她被性侵的原因】: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(原文因不堪網友出征已被刪除)

【她被性侵的原因】

【她被性侵的原因】 我通常不討厭什麼魔人的,因為他們只是反映了「世界公平理論」(Just-World...

註冊組長 Adair 發佈於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

覺得「只談理想的權益,卻忽略現實的醜陋」這部分跟廢死聯盟的邏輯有幾分相似。

對於禽獸的理解真的滿重要的,換個例子看「開車進野生動物園時,把車窗和天窗打開;甚至不開車,直接步行、騎腳踏車而已,認為這是自己怎樣才爽快的自由。但比你經驗老到很多的父親,一定會擔心禽獸而試圖告訴你怎麼做。」光是這樣說,就足以引起一堆人論戰:「為什麼禽獸會攻擊受害者?」,「為什麼一堆人即便做足那些事情也不會被攻擊?」

不想被出征所以我不想定義怎樣才是對的,才不會受害;也不想定義該怎樣處理禽獸才是正確的,因為現在這個社會幾乎是怎麼定義都會有人要出征你、質疑你。我在這個文的下面留言區就看到不少,原 PO 都還有耐心一一面對,真的心理素質很好。

只想說真的沒有人想受害,但如果你真的愛自己、愛家人,真的不要忘記外面永遠都有自己難以處理的危險,家人說些什麼通常都是出於對自己的愛,請試著去瞭解愛,而不是爭辯或對著幹,只為了不相干的人說什麼才是對的。

以上一定有人不認同可能想挑毛病出征,我只想表達給認同並理解我在說什麼的人,萬一不幸引起有人出征,我想告訴你,之前我在自己的塗鴉牆談同性戀話題,只因為那時候社會氛圍當時大家對這類議題容不下一粒沙,不論是理性討論或任何議題都爽出征,根本沒人管我說的內容邏輯性在哪。

我當時的臉書塗鴉牆和我的身心靈跟被輪姦沒兩樣,我也是受害者,這些我原以為是朋友的人跟禽獸也差不多,留言全都是再度傷害甚至三度、四度、五度傷害。甚至還有揶揄或「到此一遊」之類的留言。

我當年是因為聽過太多同志認為自己的成長過程中,家人對自己不理解的愛造成很大的永久性傷害,所以對領養孩子的性向配對有了一些疑惑:就是若異性戀者領養的孩子是同性戀者,和同性戀者領養的孩子是異性戀者,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是否親子之間能夠彼此理解?

我就只是有這樣的疑問,只是試圖探討,或討論,也沒有下絕對的定論,就一堆見獵心喜的網友禽獸式的出征,還不見得就是瞭解同志的人。

可以告訴你們這最後對我造成什麼影響,我以前很願意傾聽同志們的心情和交朋友,甚至同志對我有性幻想、性騷擾,我也只是自己避開。

當時還是我人生相對非常低潮的時候,再經過這樣輪姦式的出征,我因此憎恨同志好幾年,現在則冷眼且鄙夷的看待任何同志的話題,且變成只是容忍同志的存在,認為他們干我屁事,必要的時候還會特別嚴厲審視同志們的任何議題。

不要跟我談什麼正義公平或該怎麼做,等你只是因為輕輕的表達某些你從小就認為是正確的價值觀,就被出征輪姦,當一次受害者看看,你才能理解受害者會是什麼感受。

現在的我不只對同志話題那種態度,我對人類和人性也充滿憎恨。

出征的那些人對我而言,就是聖經故事裡那些想丟石頭的村民,但卻沒有耶穌來救我。有些認同我的人,只敢私訊告訴我,他們甚至不敢在輪姦我的人群中試圖阻止任何人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一再被輪姦。

我的個性也從此丕變,我的正義感可能還在,也能分辨哪些是比較好的人,但幾乎完全失去了對人類的同情心。

當年加我臉書那些人很多是同業,從此我就決定脫離那個行業,現在那個行業景氣不好,他們應該也很多倒的倒、散的散,以前我會覺得同情,還想做點什麼,現在則只剩下看到報應的快感。

如果不是想到那些相對比較好的人,那我此生最大的心願很可能會是世界末日,至少世界末日只要是徹底的毀滅不留一個人類,那我覺得就是公平的。

所以,不論你怎麼想,請你不要檢討受害者,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順利走出來。